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初一美术课件 >> 正文

【风恋】飞天(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空中没有半点星子,黑压压的云如浓重的泼墨将整个天空抹得一片黑,哪里都寻不到一丝皎洁的亮光。只有路的灯微弱光亮,让人觉得在死气沉沉的压抑下,还有一丝明亮的希望。

人来人往,臃肿得如同北极熊一般穿梭在黑色的迷雾里。雾霾实在是严重,置身其中,只感觉像是被黑压压的蝙蝠或是乌鸦包裹着,铺天盖地,席卷一切。有人被送外卖的三轮车迎头撞上,臃肿得如同肥鲶鱼的身子见力便倒,但也只能拍拍灰尘爬起身来,愤愤地咒骂两句,怪不得别人不长眼睛。

此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从早晨到晚上,菁菁一直都在图书馆。“嗯,我今天一直都呆在图书管里。”

已经这样晚了,但是周围的人似乎都还不愿离去。外面寒风呼啸,竞相怒吼,北方的冬天总是惊天地,泣鬼神,似乎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力量,让人们只得纷纷寻找安乐窝,企图躲进一个没有风雨的港湾。

图书馆无疑是校园里最好的选择,八层高的建筑静静地矗立在黑蒙蒙的雾色里,那真是“月迷津度,雾失楼台”。走进去便可轻而易举地躲避外面的恶劣。就像现在,菁菁正躺在男友的怀中,一手拿着平板看PJO的直播,一手捧着热腾腾的奶茶,外面的风风雨雨与他们无关。

望了望窗外早已看不见的日光,菁菁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唉,我有一个朋友,她从来只穿纯白的衣衫,她若是在这里……”

“我去,这人真是傻叉,唉,唉,居然被人偷袭了,我去,又输了……”男友杰杰忽然站起身来咆哮着打断了菁菁的话,头上稀疏的头发热气蒸腾,似是能直立起来。

菁菁赶紧将男友按到沙发上,想他也并没有用心听自己刚才说了什么,只能小声道:“你干什么?小声点。”可是抬眼小心翼翼地巡视了周围一眼,似乎男友刚才的咆哮并未影响到别人,虽然这里是公共场所。倒是她的小心翼翼显得不合时宜了。打游戏的键盘声依旧哔剥作响,像账房先生的算盘珠子一般一潮高过一潮;说情话的依旧说情话,虽然不过是些套路……

杰杰无所谓的吸了一口气,伸个懒腰舒展了一下自下午饭后便没有改变过姿势的身体。

随手翻了翻面前书桌上菁菁带来的书,杰杰嘴角轻佻地笑了笑,“带这么多书来,你看了几本啊?背着不嫌重。”

“那还不都怪你,我说去没有沙发的区域你偏偏要来这里,我说要看书,你却一直玩游戏,都不知道鞭策我一下。”

杰杰将手中的书扔进书包里好笑道:“好,怪我,怪我,亲爱的,都怪我。”说着便将菁菁搂进怀里,双手不安分地钳住她纤细的腰肢……

约莫一刻钟后,杰杰意犹未尽地抬起头,“走啦。”说着拾起书包牵着菁菁便出了图书馆。

“唉,要是我那个朋友在这里,她一定不会选择坐在这样舒适的区域,她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这里是给幸苦考研的师哥师姐准备的地方,不属于她的,她绝对不会侵占。她要是在这里……”

杰杰拉着菁菁的手准备离开,却忽然听得菁菁停下脚步定定地说了这几句话。

“好好好,你那个朋友哪里都好,既虚无缥缈,又不食人间烟火,这样子还是人吗?”

“怎么不是人?她就是我的朋友。”菁菁见男友不相信自己,急忙争辩道,擦了粉的极白的一张脸也涨得通红,如同染上了一层胭脂色。

“好,我相信,我相信,小祖宗,咱们赶紧走吧。”杰杰又低声嘀咕道:“就算是人那也肯定不是正常人。”

声音虽小,还是尽数落进了菁菁的耳朵里,她摇了摇头还是跟着杰杰出去了。

此时,她一身白衣,袅袅娜娜,纤细瘦弱的身体让人感觉随时都会被一阵风吹散。面如纸色,肌肤吹弹可破,更是让人感觉恍若一瓣莲花,随时都将凭水而逝。她静静地坐在离菁菁方才的位置不远处的椅子上,面前书桌上摆着的书籍与菁菁方才带来的一样。

双脚踏出图书馆的时候菁菁暗暗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唉,原以为来了图书馆便可以好好学习了,可是今天的计划又打乱了,整整一天都和杰杰窝在沙发上,除开出去吃了两顿饭。追剧,看综艺节目,打游戏,吃饭喝水,上厕所,这就是一天的生活,原本不可感的时间倒是在这些事情的映衬下变得可感多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呆在宿舍的床上挺尸去,起码不用在如此凛冽的寒风中艰难的跋涉回宿舍。

可是我毕竟还是出了宿舍,毕竟还是去了图书馆,跟宿舍里那几个真正挺尸一整天的人还是不同的。嗯,我跟她们是不同的,我可是整个冬天都泡在图书馆里的人。菁菁这样安慰着自己,似乎心里面就能好受一些。

见菁菁离开,她快速的将桌上的书放回了原处,紧紧跟着菁菁的脚步出了图书馆。菁菁走了,她也没有办法继续留下去,尽管她留恋的看了一眼那个靠窗的角落。

一出图书馆,肆掠的寒风便像洪水猛兽一般从脖颈钻进她的身子里,冷极了,她单薄瘦削的身体简直无力抵抗,如一片被风吹落的树叶一样飘在菁菁的身后。

然而一袭白衣胜雪,更似一尾白狐。可不是嘛,菁菁便是千年前救了她的那位书生,所以今生她注定要陪伴在菁菁的身边,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只要菁菁活着,她与菁菁便有着割舍不断的情缘和牵连。

“我明天想去商业街的琴行练古琴,你陪我去吧。”

“你有病啊?这么冷的天,去什么商业街。”杰杰不以为然,他还是觉得躺在图书馆里更好,温暖舒适,且有美人在怀。

菁菁将嘴一撅,一掌推开了杰杰,“你不陪我去我就自己去,谁稀罕你陪我去。”

杰杰见菁菁生气,口气瞬间便软了下来:“亲爱的,我是为了你好啊,这样冷,雾霾又大,吸进去雾霾对身体不好。我知道银座那里有家酒店很不错,里面的暖气,唉,想起来就爽,银银和鸾鸾前些天刚去过,怎么样,咱们明天也去吧,保证让你满意-------”

“什么?银银跟鸾鸾才认识了几天啊,他们就去酒店住,这也太草率了吧。”还不待杰杰将话说完,菁菁陡然提高了声音,声音里尽是惊讶。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封建啊?”这话刚说出口杰杰便后悔了,生怕这句话坏了他的计划,赶紧转移了话题,“这么冷的天你干吗一定要去商业街练琴啊?”

菁菁也不再与杰杰生气,她原本就是脾气好到没有脾气的那种人。“不去商业街也行,正好那首《鸥鹭忘机》有个连续拨弦的音我总是弹不好,你明天就抽个时间指导我一下呗。”

“什么?”杰杰一脸迷茫道:“什么《鸥鹭忘机》?”

“就是迎新晚会上你弹的那曲查阜西先生的《鸥鹭忘机》啊。”

杰杰比菁菁高一级,也是学习部的部长。菁菁清楚地记得迎新晚会上杰杰穿了一身月牙白的长袍,在那晚静谧的月光下弹了一曲《鸥鹭忘机》。那晚曲子的声音空明澄澈,淡泊悠远,宁静安好,菁菁仿佛置身于一个空山无人,水流花开的世界,整个人也变得通透洁净起来。那晚的杰杰就像是从遥远的宋朝走出来的儒雅男子,瞬间便俘获了菁菁的芳心,菁菁后来选学生会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了学习部,就是为了杰杰。进了学习部,菁菁倒也真是得偿所愿,成了杰杰的女朋友,可是两人的距离靠得近了,菁菁却总觉得有些什么不一样,似乎所有的一切与她最初所想的都不同。

杰杰伸手抓了抓脑袋似是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说道:“那首曲子不是我弹的。”

“不是你弹的?”菁菁惊得一双眼睛都要迸裂而出了,“怎么可能不是你弹的,那么多新生看着你弹的。”

“我就临时学了点指法,曲子就是从网上搜的,当时放的是外音。”看着菁菁一脸吃惊的模样,杰杰颇有些得意的揉了揉菁菁的头发,“那不过是哄哄你们的,没想到你们倒是当真了,刚进大学的小师妹就是好骗啊。”

菁菁顿时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一甩手挣脱了杰杰的手心,蹬着十厘米的高跟鞋踢踏踢踏的进了宿舍楼。高跟鞋踏在水泥地板上的声音极大,回荡在空旷的楼道里有些瘆人,合着杰杰在楼下叫喊的声音又似是一首交响乐,只是听起来让人感觉那高跟鞋是踏在柔软的心口上。

她依旧紧紧跟在菁菁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在长长的走廊里,走廊好长,似乎永远都走不到尽头。她面色平静而庄严,忽然之间白色的曼陀罗花在身后纷飞曼舞。菁菁与她之间则逐渐蔓延起一条血红色的彼岸花铺就的小路,她踏着凄艳似血的彼岸花,缓缓向着菁菁走去,带着这来自黄泉,来自地狱的接引之花。

终于走完了长长的阴暗的走廊,菁菁径直进了宿舍,一进门便是一股扑鼻的气味扑面而来。

她跟在菁菁身后,似乎是有些胆怯,又有些疏离。刚走到门口准备踏进宿舍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止住了脚步,又被那股突如其来的熟悉的气味熏得不知所措,一愣神之间只听得砰然一声,门被菁菁狠狠的关上,似是将方才的气尽数撒在了门上面。她正站在门口,犹豫之间便被这猛然关上的门死死夹住了,一瞬间整个身子从头到脚被活活劈成了两半,脑浆迸裂,鲜血直流,血肉模糊,染红了一身白衣,比起古代的腰斩刑法还要恐怖几分。

只见那被门夹成两半的身子化成两道青烟,门里面的那一道哀伤的从门缝中缓缓飘出,与门外的那一股青烟合二为一,融合得了无痕迹。再一个刹那,她便又是先前那般白衣胜雪的模样,只是脸庞更加苍白无血色。

此时回到宿舍,菁菁只感觉自己走进了另一个世界。那股子味道,倒真像是大火过后的味道,烧焦尸体和垃圾的气味,人们的粪便的气味,油漆的气味,混合着恐怖的气味,都一起混为一种奇特却又并不是那么讨厌的味道。初闻的时候还会觉得难受,习惯了便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是啊,习惯了便好了。这世上所有的所谓难以忍受,不过是因为还不曾习惯,当你习惯了,将一切姿势变成定势,便也没有什么难事了。

“回来啦。”柔柔从黑色的窗帘中伸出脑袋笑着跟菁菁打招呼。

“嗯,回来了。”菁菁笑脸相迎,似乎全然忘记了方才的不快。

“菁菁-------”菁菁刚将手中的书包做抛物线状抛上了床,便听得婞婞惊天地、泣鬼神的声音响起,起先她还有些害怕,放完书包的手还会被震得颤抖一下,后来渐渐地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怎么?你家小哥哥又出了什么事情?”她象征性的给婞婞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眼光。

婞婞一把抱住菁菁的腰身,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我家小哥哥有女朋友了,他刚在微博公布的,我好伤心啊,枉费我为他花了那么多钱,他代言的东西我吃土也都省下钱来买了,可是他,他却背叛了我啊,我好桑心啊-------”还不待菁菁反应过来,婞婞哭得更是伤心了,“不行,我要脱粉,我要脱粉。”

“切,闹什么闹,你都换了多少个小哥哥了,古人说女人如衣服,我看你是小哥哥如纸巾,都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扔。”对面上铺的柔柔在电视剧上下集切换的时候挤出一点时间掀开帘子对菁菁道:“你别理她,越是理她她越把这件事当成是一件事,我敢说十分钟之内她一定能找到另一个小哥哥。”说完哐当一声拉上了床帘,继续两耳不闻窗外事。

在一个宿舍里也有一年了,菁菁也知道这事儿没什么大不了的,便只是随意安慰了婞婞两句。

菁菁正准备去打水洗漱,忽然注意到床的对面,生锈的铁架子书桌旁边的垃圾桶中已经堆满了垃圾,垃圾桶很大,可是也撑不住这个六人宿舍的垃圾,明明已经很撑了,垃圾还是源源不断的被塞进去,于是乎垃圾桶不想被撑破肚皮便只能往出吐。这就像是一个已经吃得很撑了的人,你还是不断地让他吃东西。可想而知,物极必反,水满则溢,他只能将吃进去的东西尽数吐出来,恶心周围的一群人。

默默的拿来扫把将周围的垃圾打扫了一下,扫把拨动几个塑料袋子的时候,忽然几只飞蛾凌空飞出,菁菁连忙闭了眼睛捂住口鼻,这才避免了鼻孔和眼睛被飞蛾荼毒。再低头细细一看,地上竟然还有缓缓蠕动的白白胖胖的小肉虫,只见几段凤椒泡爪如冬日里枯死的竹枝一般横斜的躺在垃圾桶旁边的地上,上面零星点缀着些许肉皮,白色的虫子缓缓蠕动,正蚕食着干瘦的骨头上面仅存的一点肉丝。菁菁顿时觉得这下子该吐的不是垃圾桶,而是自己了。

再无了打扫垃圾的兴致,菁菁只觉得今天又不是自己值日,自己没有义务也没有责任要收拾这些,虽然宿舍周五至周一的值日生并不值日已经习以为常,只因为这几天没有学生会检查卫生。

伴随着死气沉沉的吱呀声,菁菁打开了阳台门到宿舍里仅有的一个洗面台上洗漱,趁机轻手轻脚的将阳台的窗户开了一个小缝。

“哎呀,谁开的窗子啊,谁这么没眼力劲儿啊,这样冷的天,外面又是浓浓的雾霾,居然开了窗子,是想冻死我们还是想让雾霾毒死我们啊。”

菁菁正舒服着,忽然耳边响起柔柔的声音,吓得她心中一惊,像是窃贼一般似是被吓破了胆儿,连忙支支吾吾道:“我,我也不知道,我说怎么阳台这里这样冷呢,原来是窗户开了啊。”说着便伸手将窗户关了。

柔柔这才满意的开了厕所的门走了进去,厕所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那扇可以抖落一地尘埃的木门带起一身室内风将厕所里的气味一股脑吹了出来,菁菁透过门缝只见里面堆满了垃圾,红的黄的黑的,倒是五彩缤纷,便连上厕所的欲望也没有了。

如何预防癫痫病发作
武汉癫痫病医院地址
上海治羊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无间是非网 | 网上买钻石可靠吗 | 鑫东果业 | 土木工程发展前景 | 大型挖土机 | 茅岩河漂流 | 电影下载网站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