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东莞外贸 >> 正文

【海蓝·小说】猴子惹的祸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巅锋顶,云雾散,一棵挺拔魁梧的千年古松直插云霄,树顶飞过两只仙鹤,轻轻落在不远处的巨石上,石下清涧流水哗啦啦跨过巨石尖峰凹处直流而下,一泻千里。

古松下一只光头白须老者手持龙头拐杖静静坐在石板上,像一只玻璃瓶稳稳当当放在地上。石板上放一扎红线,面前的石板桌上,一本白色的书端端正正摆在他面前:姻缘簿。只见他脸色微赤润泽,两道白色眉毛垂至肩膀,白须直抵下腹,他身穿白衣长袍,腰间一条红带系个杏色葫芦,一手轻捻长须,闭着双目似乎在等待在什么。藏在古松后面的我,看到姻缘簿马上闪出:“老伯,可否借我翻一下姻缘簿,我想看——看——”我怕吓着他,马上又停了下来,不敢往下说。只见他慢慢睁开眼,点了点头,长须一动,露出笑意:嗯——嗯——呵——呵——呵他摸了摸髯须,边探手下去翻姻缘簿。

就在这时,一条巨大的冰冷的怪物缠住我的脖子,我一下抓过去,“啊!”的一声尖叫,跳了起来,慌乱中我看到张开血盆大嘴的蛇头,两颗毒牙如匕首一般雪白,两只闪着绿光的眼睛正虎视眈眈望着只见呢!我几乎要昏厥过去,使劲挣扎,用手拼命拉啊扯啊,这一拉更糟了,反而巨蛇将我腰间缠住,腿上也捆绑得动弹不得,我唯有拼命得摆头:救命啊!救命啊!我使劲喊了一千遍,就算我无论如何努力也是白费的,我喊出来根本就没有声音,再说在这个顶峰上有谁呢?我只好斜过眼去求助白胡子老伯,一看老伯变得很轻很轻……一转眼就消失了。

呃——呃——我喉里发出竭力求救的声音,突然眼前一个黑影闪过,树上跳下一只猴子,又一只,两只……密密麻麻的猴子伸出尖尖爪子朝我脸上袭来……

“哇!”的一声响透天际,我突然跳了起来,心跳得慌,浑身颤抖……睁开眼:墙上的灯还在亮着呢,赶紧拿起镜子照了照脸蛋,——一阵白一阵红

唉!原来是噩梦一场,醒来时脖子上还挂着围巾,我直喘气,暗暗骂道:该死的猴子!一边伸手抹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这一抹就触动了一张耳朵边的纸条,我拿起来一看:猴子捞月,别下手太慢

我眼一闭,脑里嗡嗡作响,想起来了——

那夜,室友匆匆收拾行李,突然说要回去结婚。

身边站一位如花似玉的花苞少女,明眸皓齿,长发细腰,亭亭玉立,最美的就是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在房间里淡淡的灯光下,如黑葡萄一般荡漾着幸福甜蜜的碧波。

室友告诉我,她就是圆圆。

角落的我则默默埋头扎在素格子里爬行,似乎忘了他们的存在。

“老兄,别在沉迷了,你看都两个月了,也没有人回信息给你……”他开口了,“哥们啊,为你不值啊!收手了吧,唉!……”他叹了叹气,似乎为我的一味付出深感不值,话里带点惋惜。

“哥,你不懂!我答应给她写好的,要写出感动她的文章的!”我为自己辩护。用不屑的眼光瞟了他一眼,马上又回过头继续赶路。敲得键盘噼里啪啦。

“唉!像你这样赖皮的人,很少了……”他见我不听,又为我一声叹息。然后提起包“我走了,你不送我?”

“哦,我来了”我这才起身。帮他拎个包,跟了出去。

“省点力气吧,明天就是元旦了……”他还是这样苦口婆心劝我。“别说我打击你,我怕破坏我们的兄弟之情啊!瞧你也不拿起镜子照照”没有想到他还在数落我,把我贬得一无是处,一文不值。

我当头一棒,立即火冒三丈,马上还他一个冷眼鄙视他:挑!!切!!那你把我安排到外星球去住,好吗?

我对着他的脊背骨狠狠地剜了几眼。

叭叭——叭叭——,啪……啪——

我故意拖着鞋跟踢踢踏踏,跟在他俩后面,我感觉到后面冷冷的影子被我拖的老长老长

圆圆瞪了室友一眼:别说他了!

室友还她一下:“别管我!他是一头没有套的驴,得想办法刺一刺他。”他指了一下后面的我。

“兄弟,告诉你——”我边走边说:“不幸的男人盯着漂亮的女孩而撞到电线杆子,头破血流,脑袋开花。像我。幸运的男孩盯着电线杆子而撞到漂亮的女孩,顺理成章,抱得美人归,像现在的你。”我淡定告诉他,还把幸运跟不幸的对比解释得清清楚楚。本来刚才嫌他烦,等说完了,看了面前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孩子,气也就消了。

“——哦!兄弟,我不懂!”他笑了一下,带几分假意。“当你决定爱一个人的时候,其实你已经爱止她了。当爱情来了的今天,方才知道昨天之前的二十多年都是在等待。当爱情过了,你才知道后悔又作何用?……”他说了一大堆,边走边说。

可是我一句也没有听懂。

我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一脸的狐疑:“我不懂”,就像电影《锦衣卫》里大漠判官跟青龙说的那三个字:“……我不懂……”一样。

时至今天我才发现自己对爱情是如此的陌生。

我又告诉他:我为了找一个人,从诗歌找到散文,从散文找到戏剧,又从戏剧找到小说,现在我自己都开始写小说了。几乎翻遍了书里的行行格格,感觉自己也快成仙成佛了……

“你若无道,再修炼千年又如何?”他反问。一改往日的粗鲁,突然冒出一句深奥的禅语。

“切!万丈高楼平地起的道理你懂吧?”我大概理解一点他的意思,反驳他一句。

“懂又如何?”他急了,“像你这样天天玩,结果必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他讥笑道。

“玩!我玩???”我愣了,迷惑不解,眉头一皱,所以虚度的陈年旧事即跃上心头。

我这一激站在不动了。

圆圆见我不动了,马就追上前去:“你少说两句,你看人家生气了!!”她歪着头对室友劝道。

“你懂个屁!妇人之见!”室友训了她一句,看他大眼瞪小眼气汹汹的。好像要跟谁拼命似的。

圆圆低下头,嘟起嘴吧喃喃自语:妇人?我妇人?我还没有十八岁呢?……然后她转头神秘兮兮告诉我:以后对女孩要温柔一点!如果有机会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室友打断了,“白天玩警车,晚玩电脑,不是玩,是什么?”室友见我不服,立即歪着嘴,数落我的罪状,细算我的帐。

“我为一个贵州的女孩而努力!”我嘴一瘪,为自己申辩。真庆幸找到一个非常滑稽又相当合适的理由。

“就凭你?你,你,你——”他眼一瞪,呆了!就差一点没有发现我是新大陆了,“你——”然后用无比诧异的目光从到下打量了我一番,那眼光像日本鬼子的大扫荡一般。

——我像一条地上活蹦乱跳的鲤鱼。

他张开嘴,仿佛入错了时光隧道,眼眨了一下,又像是听错了!脸上惊愕的表情让我吃惊。

良久,他的嘴才合上。

我脸上一阵灼热:他看我的怪异目光,就好像是看见动物园里跑出来一只丑猴子一样。

直到我嗯了一声,她后面的女孩咯咯笑了出声,他才回神过来:“我们贵州的女孩子信基督教,你信吗?猴子”

“信!”我脱口而出,肯定地说。然后又开始走,等我说出来了,才暗暗后悔,心里发怵:我忘了他是问我信这句话,还是问我信基督教不?

唯一心里苦笑:他妈的,居然笑我是猴子。刚才为什么不说是我后面有老虎呢?我只好用这个理由来给自己解围下台阶。

我勾着头,眼白了一眼:哼!别小看我,我可不是吃玉米长大的……猴……

“贵州的女孩是天上月亮,你想摘月亮吗?”他话里带刺,话中有话。

我似乎听出他的弦外之音,马上急中生智想出一句半截的话来对付他:“嗯,我想摘,但是我不下井的”。说完,我心想:别把我当猴耍,最好别我拉我下水,像这种水里捞月的蠢事我可不愿意干,要干就来摘真的!

我下意识望了一下天上的月亮。半弯的月亮,孤零零的。

“我要找的女孩,就是天上的月亮,只要有她的地方,周围的女孩就像是围绕她这轮月亮的星星,黯然失色!”我急中生智,顺水推舟将他一军,哼!咋的?哥们?

“兄弟,你看我去哪里?”他马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两张粉红色的火车票:深圳——毕节

看了看我,像是在说:别以为我不懂贵州,告诉你我是正宗的苗族人。

我瞄了一眼,仿佛那四个字带刺一样,刺伤我的眼:哎呦,我的姥姥,干嘛不说是襄樊呢?一说贵州就露馅了……我笨死了,我笨死,我用力拍了一下脑袋。

我马上叮嘱道:“到了贵州,带上我的祝福,元旦快乐!”,算是打圆场吧。

他说一定一定。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如电影《锦衣卫》里的甄子丹饰演的青龙对吴尊饰演的大漠判官说的那句:“一定,一定”那笑容,极似一盏黄菊,黄灿灿,在我心里盛开了许久。

我抬头看了看夜空,一弯明月。忽然一阵风吹过,吹来淡淡的菊花香……

临别时,他塞进我手里两张折了两回的纸条,然后拍了拍我的手背:猴子捞月要注意什么?

我傻傻地摇了摇头。

“你慢慢看……再见”

“一路顺风”

……

一转身:车水马龙,幻影流光,人来人往,萍水相逢,霓虹灯就如绚丽的肥皂泡转眼即逝……

我好奇地打开第一张纸条:恋爱如基督教,有固定的形式。

字如尖刀,刺中我的要害……

我又打开第二张纸条:猴子捞月,别下手太慢!!

我使劲攥紧纸条,兄弟:我记住了!!马上掏出手机,嘀嘀嘀按下一个熟悉的号码,下一刻电话那头传来:你拨的号码是空号——

暗暗叫苦:果然太迟了。

一路上我踢着一片树叶,踢踢踏踏走在大路上,一阵寒风袭来,路早一黑,月亮躲进云朵里,眼里便有些湿润。

走至一口水井旁,月亮慢慢滚出云层,我临水照镜,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我是不是很丑?

清瘦的面容,怪异的表情,我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出青春的容颜,一股脑儿就探手弄碎了水里尖嘴猴腮的影子。

“小伙子,月亮在上面呢?”后面一个人在喊。

我一抬头,一个明晃晃的月亮挂着半空呢!便露齿一笑。

不好!果然把我当捞月亮的猴子了??我闪出一个这样的念头,马上转过头去寻那人,一个白衣老者在远处辅道绿化带的夹竹桃旁对着我咧嘴笑。我恼羞成怒:“老头,可恶!等下踩到香蕉皮!”我歪心诅咒他。

片刻我洗了把脸,又看了看水里的月亮:真美啊——

一下子“噗通”一声,好像是烂冬瓜掉在地上,紧接着“哎呦!谁那么缺德啊,倒油在路上啊!”只听叫绿化带夹竹桃后面的传来一个老者骂人的声音。“哎呦呦,哎呦呦——”

我一听马上拔腿就跑,跑啊,跑啊,一口气到了一棵百年古榕树前面的巷子口,地上落满了黄叶,一阵吹过,纷纷扬扬,落叶如雪片飞落。一时间,我觉得好有诗情画意,心里便有许多感触,索性就坐了下来。

哗啦啦,哗啦啦的声音从后面一栋房子里传来,而且越来越清晰:

“轮到你了,看好了么?”

“碰,这个我喜欢,哈哈哈哈”

……

我一转头,一栋楼房下面的一个敞开着的窗户里透着亮光,声音就是从那里传出的。走近窗户一看,四个老太婆在打麻将,桌子角上放些十元五元的票子,其中一个戴着老花镜,拾起一张牌拉得老远,看了又看,搞不清楚是丢还是留,嘴里不停地唠叨:这张三条来得真不是时候,上一盘来,不就胡了么?然后放下桌上。

“这张二饼,越没用就越来,去去去!啪的一声丢下!”

“这万子,真缺啊,缺到哪个国家去了……”

“哦!幺鸡宝贝来了,胡!哈哈哈……”

哗啦啦,四个人说的唱歌一般好听,我刚要走,忽然戴眼镜的老太婆说:慢!慢,别动,猴子不见了!

“猴子,猴子呢?……”其他三个人纷纷跟了说,然后弯下腰寻找。

只见那戴眼镜的老太婆抬起头环视了一下周围,当看到我这个方向时停住了,“在,在哪里——”她手一指。

我一怔,马上一阵鸡皮疙瘩:搞什么?连老太婆也叫我猴子……

“在,在窗户有,有后备的——”那老太婆直喘气咳嗽了几声,。

我低头一看窗户上果然有一粒骰子,原来是她们把骰子当猴子说了。

——我悻悻走了。刚到宿舍大门,几个同事议论纷纷从里面走出:快点,去广场看猴戏去!

——又是猴!

走回宿舍里,看了看墙上的挂历:猴日,猴冲虎,30日

——还是猴!妈妈的。

一时间,睁眼闭眼,仿佛整个世界都是猴子啊……

都是猴子惹得祸。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几种
睡眠性癫痫能治好吗
西安治癫痫最好医院

友情链接:

无间是非网 | 网上买钻石可靠吗 | 鑫东果业 | 土木工程发展前景 | 大型挖土机 | 茅岩河漂流 | 电影下载网站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