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大鱼坊行动队队长 >> 正文

【八一】“警察叔叔,爸爸没钱”(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庄严而肃穆的派出所,今天迎来了一批非常特殊的客人,他们不是下来视察工作的上级领导,也不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前来报案的附近居民,更加不是恳求公安人员尽快破案的受害者或受害者家属,他们是一群在监护人的陪同下来这里办理幼儿身份证的孩子。

根据新身份证法的相关规定,满十六周岁的必须办理身份证,不满十六周岁的则可以志愿选择是否办理身份证。

这些孩子们可能并不晓得他们来到派出所的目的是什么,他们的父母或许会向他们传来一句善意的谎言,“亲爱的宝贝儿,来这儿拍张艺术照,再按个小手印,爸爸妈妈就请你吃好吃的,想吃什么,想去哪儿吃,你随便挑。”

孩子一听有好吃的,还能自己挑,自然兴高采烈,笑的合不拢嘴。而作为父母的,自然彼此欣慰窃笑以对。

规定中的志愿毫无疑问不是讲给孩子听的,而是讲给孩子的监护人听的。作为孩子的监护人,一些孩子的父母迫切需要给孩子办理幼儿身份证,哪怕只有五年的有效期也要办,因为有太多的便利及安全性了,譬如出行,譬如购票,譬如网络实名认证,譬如便于查找……再怎么说,一张小小的幼儿身份证总比户口本及一大堆孩子的相关证明携带方便吧。

这些孩子当中有一个刚满六周岁的小女孩显得格外活泼好动,蹦蹦跳跳间,一身粉红色长裙灵动摇摆,头上两条秀黑长辫旋转飞舞,若非旁边的孩子通通被她吓到,纷纷躲避退让,定会被她那长辫抽打到脸庞。

“我说你这丫头,能不能让爸爸省点儿心啊,你可真够闹腾的。”年纪不大的父亲一边轻声责备,一边打算按住爱女。

可这小丫头实在太过灵秀敏捷,离父亲不超过三米远左右躲闪,来回乱窜,就是不让父亲逮住。

“我不,我就不,有本事你来抓我呀。”

小丫头恃宠而骄地挑逗着父亲那似乎已经发怒的神经,要不是花色口罩遮住了那张神秘的俏脸,一定能看到一张扮出来的鬼脸正对着父亲哧哧谑笑。娇小玲珑的身姿伴随着手舞足蹈,不停地招展。

父亲虽然有些生气,却又不忍心对爱女动强,又不便在大庭广众之下对爱女厉声咆哮,只是不好意思面对周遭众人那一双双嫌弃、鄙夷,且带有指责和批判的眼神。他庆幸口罩的作用不止于防止来自外部的病菌袭击自己,还能防止自己脸上的羞愧与自责没有呈现给他人,任人诟病与讥笑。

“你要是再不听话,我就告诉给妈妈,让妈妈收拾你。”父亲苦无办法,只能如此说。

“你去告呀,我倒要看看妈妈听你的还是听我的。”看得出来,小丫头毫无惧色,哪怕抬出妈妈也不慌不怕。

“行,这可是你说的。”

“啊,我说的,你和妈妈我都不怕,气不气。”

“既然我和妈妈都管不了你,那我也只能报警啦。”

“报警?报什么警?”

“这里是派出所,你胆敢在派出所大声喧哗,扰乱秩序,你看警察叔叔会不会把你抓走,关你几天,你就老实了。”

警察叔叔这四个字的的确确有震慑力,成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小孩子了。小丫头立时不动弹了,任由父亲上前一大步,双手按住自己的肩头。

“我错了,爸爸,求你跟警察叔叔好好商量商量,别让他们把我带走,别把我关起来,好不好嘛,我保证,我以后听话,再不让你和妈妈生气啦。”小丫头的语气充满了哭腔,一双小手不停地摇晃着父亲的大手,以示忏悔。

“真的?从今以后一直听爸爸妈妈的话?”

“嗯嗯,听话。”小丫头觉得单纯的回答还不能表明心迹,还得配合频频点头才行。

“这可是你说的啊。好,爸爸相信你,爸爸不报警,爸爸又怎么舍得你被警察叔叔抓走呢。”

父亲将爱女搂在怀里,在帮爱女擦拭眼眶里的几滴泪水的同时,嘴角亦不禁扬起满意的笑容。

“这小丫头,终于有害怕的人了,都是被他妈还有爷爷奶奶惯的。”父亲如此想,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也不比那三个惯女儿惯的少。

携孩子办理幼儿身份证的人越来越少了,很快就排到他了。

“您好,警察同志,我想给我闺女办身份证,您看,户口本,还有相关证件什么的我也都带来了。”父亲一边说着,一边从随身背包里掏出一小摞相关证件来。

“好的,可以。”警察同志认真仔细检查了相关证明,“完全符合要求,还请您缴纳四十块钱手续费。”

“噢,四十块钱是吧,没问题。”父亲左右扫看,不免奇怪,“请问,二维码在哪儿呢?”

“什么二维码?”警察同志反问说。

“微信的啊。没有微信二维码也没事,支付宝啊,银联啊,哪怕是QQ的也行呀,我都能扫码支付,没问题的。”

“我说哥们啊,你想什么呢,这儿什么二维码都没有,只收现金。”

“只收现金?妈呀,哥们,你也知道,现在这人哪儿还有揣现金的呀,不是手机就是卡,我都多长时间不带现金了,我兜里它没现钱呀。”父亲着急的双手不停拍打着大腿,险些手抖把手机摔在地上。

“警察叔叔,警察叔叔,爸爸没钱,你就别为难爸爸了,他在家连一毛钱私房钱都没有,我都知道,我们家都是妈妈管钱。”

小丫头挺胸抬头来到办公桌前面,小小的脑袋瓜子正好高出办公桌,明亮清澈无瑕的眼神直勾勾凝视着警察,瞧这架势,分明是在请求警察别再揭父亲的短了。

小丫头的话顿时引得哄堂大笑,不止其他帮助孩子办理幼儿身份证的父亲,连同掌管着家庭财政大权的母亲也都笑开了花。其中还不乏有些母亲对丈夫指指点点起来。

“瞧瞧人家,人家这丈夫当的,连私房钱都不藏一分一毫。你再看看你,动不动就跟我耍机灵,玩心眼儿,骗零花钱,不是这个哥们出事了需要用钱周转,就是过两天得随份子,捧个场,其实呀,不是打牌,就是喝酒,你当我不知道呢。”

而作为父亲的同胞们则只能忍气吞声,默默虚心接受来自妻子的教诲,不自觉地万分怀念恋爱之前的自由身,恋爱期间的爽快人的身份,而如今……只能苦笑以对,坦然接受自己当初的选择。

或许只有孩子们的幼小心灵不明白这段话于的笑点和触动在哪里。

警察也是人,也不是时时刻刻冷语冰人,也会笑,特别是当听到这么一段感同身受的,出自客观之口的至情之旁白时。只是由于时间的流逝,职责的需要,大笑会衍变成微笑,微笑则会衍变成苦笑,苦笑则衍变成不笑。

“没有现金可办不了。这么的吧,你问问在你后面排队的,谁手里有现金,你换一下。”止住笑声的警察好意同这位父亲说。

这位父亲左看看右瞧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亲生闺女可不是什么上辈子的情人,更像是上辈子的债主,托生在这辈子还不放过自己,还要来催债。

多亏了口罩,一脸的难堪和燥热没让其他人瞧见。

这时,一个男人,也可以说是另一位父亲来到这位父亲身边,厚重的大手理解万分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说,“拿着。”

红红的一百块大钞呈现在这位父亲面前。

“这是啥意思?”

“拿着用呗,先把孩子的身份证办下来呀。”

“这……这多不好啊。”

“有什么不好的,不是换嘛,你用四十,找我六十块钱零钱,然后给我微信转过来四十不就行了嘛。”

“哦,哦,你瞧我,我都给忘了。”

“什么!忘了?别忘,可千万别忘,我说兄弟,我兜里就二百块钱现金,四十块钱给孩子办身份证,一百块钱给车加油,剩下六十可是我这几天的烟钱,你要是忘了,我可就没烟抽了。”

“是,是,忘不了,忘不了,我现在就给你转。”

“你先忙着,不着急,后面还有还些人排队呢。”

幼儿身份证的办理流程不可谓不快,这位父亲领着孩子再次回到大厅,先是递给另一位好心的父亲六十块钱零钱,随后又彼此加了微信,还了借用的四十块钱,之后仍不停道谢。

“哎呀,我都说了,不用谢,咱哥俩叫同病相怜,相互理解嘛。”

“敢情……”

“我也跟你一样,老婆管得紧。”紧张兮兮四下扫看,最亲的只有不远处的儿子,另一位父亲这才继续说道,“咱们男人啊,没结婚是这个,”竖起大拇指来,“结了婚之后是这个,”将大拇指握住,竖起小拇指来,“等到有了孩子,啥也不是了,卧室不让抽烟,大厅不让喝酒,半夜不让聚会,休息不让远走,名义山的户主,实际上的保姆,哎。”

“一样,一样,一样的。”顿了顿,这位父亲苦叹半晌,“对了,改天咱哥俩喝点儿。”

“喝点儿?想出好办法了?”

“让咱哥俩的媳妇聚聚,聊聊她们持家的心得,趁她们得意忘形,咱们就有时间啦。”

“还是你有办法,看样子,没少干啊。”

“瞧你这话说的。”

“行,快轮到我了,到时候咱哥俩微信联系!”

“微信联系!”

离开派出所,这位父亲赶忙拿出随身携带的香烟抽了起来。

“不许抽烟!”牵着父亲另一只手的小丫头仰头嗔怪说。

“你刚才是怎么跟我说的?听我的话,这么快就忘了。”

“你……你们大人太坏啦,我……我这就告诉妈妈去。”

“你去告诉妈妈,我就去告诉警察。”

“告诉警察什么?”

“我们家闺女不听话,而且还不诚实,答应人家的事不给办,说过的话不算数。”

“你……你可真行,真有你的。”

脑出血引发癫痫好治吗
孩子痫病怎么回事
小癫痫病多久病发一次

友情链接:

无间是非网 | 网上买钻石可靠吗 | 鑫东果业 | 土木工程发展前景 | 大型挖土机 | 茅岩河漂流 | 电影下载网站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