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风铃工艺品 >> 正文

【八一】青鸟悄悄飞来 (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余倩儿在汽车东站登上去建水的大巴车的时候,司机还没来。她找到座位,邻座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她的座位靠窗户,准备进到座位里边去的时候,那男孩子收拢腿让她进去。她坐下对男孩点了点头,以示谢意。余倩儿从包里取出毛姆的《月亮和六便士》读起来,男孩子打量了她一眼,心里琢磨:这女孩很有品味呀,读书,读好书。又看余倩儿身上的衣服,都是高档服装,品味不俗。他就琢磨:这女孩儿是模特吗?个子这么高,身材这么好,还读书。男孩子看余倩儿的眼光就柔和起来。

突然一个穿西装的男子上车了,他一上车,眼睛就在车厢里扫视,口里喊着“余倩儿!”惊得正读书的余倩儿猛然抬起头,就看到了门口的男子。那男子很快就注意到了她,并向她走过来。余倩儿便漠然地侧过脸,看向窗外。来的男子低声下气地求她跟他下车:“倩倩,别闹了,跟我回去吧。”余倩儿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难不成还要我等五年?她心里有些愤愤然,但一转念,自己已经二十七了,是该谈婚论嫁了,他江鑫海凭什么要阻拦她回去相亲。

想到这一层,于是抬头劝他:“你回去吧。我该回去成家了,不能再耗费青春了。”

江鑫海就打着哈哈,说:“还以为你嫌弃工资低了要回去。原来是为了相亲啊!难怪打半天手机都不接。”

余倩儿说:“你的电话,肯定是不让我回家,我必须回家。我老妈下了死命令。我怎么接你的电话?”

江鑫海说:“你就那么听你老妈的话?”

余倩儿说:“我的年龄不小了,是该谈婚论嫁了。我妈说的对呀。”

两人唇枪舌剑了几个来回,江鑫海执意:“倩儿,我知道你等了我五年,我父母亲对我们的婚事一直不同意,你在这个过程里受了委屈。可我就不为难吗?别闹了。”余倩儿和江鑫海在一起交往的事,所有熟悉他和她的人,几乎都知道他俩的关系。

余倩儿斜着眼睛,看着江鑫海:“都五年了!我跟你还有什么话好讲的呀?”

“你今天必须跟我回去,不能回建水!”

江鑫海强硬地这么一说,余倩儿脸色就难看了。当年江鑫海凭着他对她无微不至的病中照顾,细腻的体贴和关心,悄然走进她心里的。人的变化怎么这么快。她忽然觉得不认识江鑫海了。

临了,江鑫海说:“倩儿,你要相信我。现在家里已经不再反对我自己找结婚对象,你我之间已经没有障碍了。现在就是咱俩的事。你明白吗?”

不等余鑫海说完,余倩儿就打断他的话:“你家里怎么想,是你家的事,和我无关。我相亲不相亲,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整个车上的人都在看着江鑫海,余倩儿。

江鑫海的眼睛余光扫见司机上车了。他口气忽然变得非常强硬:“倩儿,你想清楚,你今天执意要回建水去,以后就不要和我来往了。”

余倩儿轻蔑地看了一眼江鑫海:“江鑫海,我答应我母亲回家相亲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

江鑫海急眼了,伸手就扯着余倩儿的左手出到过道里。余倩儿想甩掉他的拉扯,左手使不上劲,右手抓着椅背,俯下身,就在江鑫海的手背上咬了一口。江鑫海疼得松开了她,看着出着血的手,气急败坏地问:“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跟不跟我回去?”

余倩儿也强硬地说:“不回!”并倔强地后退了两步。

江鑫海拉开腰包,从里边拿出一沓百元大钞,气急败坏地说了句:“这是你这五个月的工资一万元,你家不是给你找了个有钱的主,你那么爱钱,拿着钱好好相亲去吧!”说完,就对着余倩儿的脸摔过去,转身就下车了。一沓钞票瞬间散开,旋转着飘飞,打在余倩儿脸上、头上、身上……

余倩儿闭着眼睛,这一刻,她的自尊、她的爱情,都随这钞票凌乱了,溅落了,如同跌入十八层地狱。五年的心心念念,换来他肆意的侮辱和践踏,她的心寒了,心死了。

邻座的男孩,站起来喊了一声:“请大家都别动,我来拾。”然后从前到后,捡拾散落在乘客身上和地上的钞票,一张一张。几个乘客捡拾了自己身边几张钞票递给他。他捡拾完散落的钞票,清点完,恰好一百张。他把余倩儿推到座位上坐下,再把钞票递给余倩儿说:“正好是一万,先拿着吧。你的工资呢,这是你该得的。”余倩儿拿过钱,放进包里,就漠然地看着窗外。邻座的男孩从包里掏出一瓶绿茶,想了想,碰了碰余倩儿的胳膊,递给她。余倩儿伸手去接,他又缩回手,把瓶盖拧开,才给余倩儿。余倩儿对他微笑了一下,表示谢意。

他自己从包里掏出一瓶纯净水,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接着对余倩儿说:“我叫杨双全,在昆明开广告公司,这是我的名片。你回昆明可以找我玩。”

余倩儿看着别致、新颖的名片,看着他的名字,一时有点失神,口里念念有声:“双全。文武双全?”

杨双全有些故作轻松地接话:“理解很对。就是那个意思。”简单的两句后,余倩儿又回归漠然的状态,望着窗外,不再说话……

一个女孩子,面对这种钞票砸脸的侮辱,有几个人扛得住啊?!余倩儿一直漠然地看着窗外,直到下车,余倩儿才想起什么,取出杨双全的名片,照着名片上的手机号打过去,然后说:“我的号码。”接着苦笑了一下,背着包就下车匆匆走了。杨双全看着手机上的号码,赶紧存了。看着余倩儿的背影想跟上去,犹豫了会儿,自己也走了。

回到家的余倩儿就被母亲和小姨,轮番轰炸,说服她相亲。她们精心挑选过的几个。她被围得透不过气。

妈妈拉着余倩儿的手说:“这男孩,你看,长得多帅?一米八的身高,是个公务员,他爸,他妈都是公务员,家庭背景……”

小姨拽着她说:“你看,小姨觉得这个好。你看这派多有钱啊,开着三家连锁服装店……”余倩儿被聒噪得耳朵嗡嗡,大喊一声:“我相亲,成不成啊?我一个一个地相,好不好了?让我歇会儿!啊!”

第一个相亲会面定在仙家酒楼。仙家酒楼其实看不到一点仙气。门口立了两根红色柱子,一根柱上盘着一条金龙,一根柱子上飞翔着金凤,叫龙凤酒楼倒是有几分贴切。

余倩儿到了约的地方,看得这装修,心里就堵得慌。小伙子已经等着她了,殷勤地给她搬凳子,倒水。然后自我介绍:“我叫陈华,做服装的,目前手里有三个店,客源还算稳定。你叫余倩儿,你姨给我说了你的情况。如果我们俩好了,你跟了我,你就不用去昆明打工了。我让一个店给你主管。”这段话让余倩儿同学一时不知如何接话。两个人的交流立即就有了障碍。余倩儿看到的是一个财大气粗的土豪,陈华看到的是一个自命清高的女孩儿,两个人都感觉到别扭,很快就不欢而散了。余倩儿回去埋怨母亲和小姨,母亲和小姨都没听懂,连余倩儿自己都给她俩说不清楚,为什么他们约会什么都没说几句话,就不欢而散了?

余父听懂了,他对老婆讥讽道:“你以为捡到篮子里的都是菜?”

余母就嘻嘻呵呵地笑,然后便说:“倩儿如今年龄不小了,不赶紧相亲,就成剩女了。咱两个都是教师。女儿嫁不出去,老师、同学问起来,怎么说呀?”

又一场相亲结束得更早,主要是男方问了余倩儿一个很私密的问题。余倩儿不想回答。男方是个公务员,他强调他要找的妻子人选必须是一张白纸,他是第一个在白纸上画画的人。这是余倩儿始料未及的,也是一个敏感、尴尬的问题。两个人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嘛,余倩儿礼貌地告辞了。

余倩儿在校友会上结识一位叫凯的男孩,两个人聊得很投机。凯对余倩儿表现了足够的热情和好感,刚聊两天,凯就提出单独见面,余倩儿欣然答应。他请她到长河酒店吃饭。初次见面,看起来安排得无可挑剔,交流也还不错,凯比她高三届,大四岁。余倩儿美滋滋的,一早就做头发、做脸、化妆,想着把自己捯饬美丽些去相会。

她背着皮包,来到长河酒店门口,看看手机,约会时间十一点半,还差五分钟。进去的人络绎不绝,大厅里有两个漂亮姑娘穿着礼服,站着恭候客人,也向她打招呼。她迟疑地站住张望,过了十一点半也没有见到校友会上那个凯。于是就打他电话,电话刚接上,就见他从侧面的路上走了过来。

凯看着她,微笑着招呼:“不好意思,我迟到了。你等久了吧?”

“等了十多分钟。”

“哦。”他带她往里面大餐厅里去。

“我俩在这里用餐吗?”

“噢,今天还要赶时间拜访老师,咱俩随意吃点吧。”

他点了几个菜,坐下就显得心不在焉。余倩儿感觉,凯心里有事。两个人正说着各自毕业后的情况,这时,凯的手机响起来,接了电话就前后左右看,想了想,站起来说:“余倩儿,对不起,我好像还有朋友在这里就餐,我得去找找。我去一会儿就来。”余倩儿盯住他看,觉得他不像骗人的样子,就说:“你去吧,我就在这等你。”

一会儿一个娇小姐模样的女孩子挎着凯的胳膊走过来,浓妆艳抹的打扮,凯介绍说:“茜茜,这是我校友余倩儿。这是我女朋友姚茜茜”。余倩儿没想到出现这么滑稽的场面,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响,仿佛发生了错乱,她嘴角浮出几分讥讽之意,木偶一样站了起来,和凯握了握手,权当是给他个面子,故作无所谓,假装淡定地离开了长河酒店。

余倩儿出来就往家的方向走。走了一会儿,听见手机响,看到一个昆明市里的来电,她就接了起来。这时,江鑫海的声音传过来:“余倩儿,你相亲怎么样了?没有谁会像我这样把你宠成公主,你矫情啥呀?快回来吧!”余倩儿听着他欺人的口气,冷冷地说:“我们已经结束了,拜托你去宠别人吧,你以后不要再打我电话了。”

“真的吗?”

他又调侃地问,“你真的想好了?”余倩儿当即挂了电话,摇头一笑,径直走了。

两次被男人有意无意的伤及,她变得心灰意冷。干嘛要听从母亲的安排,急于找对象,找对象是要随缘的,也是要走心的。她忽然想起那个帮她捡起满地钞票的小伙子,叫双全的,是真心为她着想。好像有他名片的。她在包的夹层里找到了,这个叫双全的男孩已留在她脑子里。

她摸出手机拨打了出去:“你好!杨双全,我是余倩儿。就是被钞票砸满身的那个女孩。你已经回昆明了?我还在建水。我在相亲呀。没结果,人家都相不上我!回昆明?我连工作都没了。回去干嘛?再说吧。”

当天晚上,杨双全给余倩儿打电话,着急地说:“我的业务经理辞职了,你能不能来帮我?”她犹豫着不吱声。他又说:“我这广告公司,刚起步,一切都很艰难,你来要吃苦受累的。”

她没有回答,反问:“你见到我那么不堪的一幕,我们如何相处呀?”

这一问,杨双全严肃了,表态说:“我对你第一印象很好呀,你那么有教养,自己的工资被砸到脸上,都没有歇斯底里地喊叫。在建水一直想约你见面聊聊。犹豫了几天放弃了,我相信有缘自会相见。”

她想了想,也不想在建水呆了。就担忧地说:“我没在广告公司干过,怕干不好。”

杨双全鼓励她:“边干边学啊,谁生来就会呀?”

余倩儿已经决定回昆明工作,家里相亲不靠谱,她决定顺其自然。回昆明也不一定要在杨双全那里干,说话间心思就活泛起来。当她乘坐的大巴车到昆明东站的时候,杨双全已经等在那里了。

余倩儿和杨双全在车上简单说了相亲的情况,杨双全带着她去公司的路上,给她介绍公司的情况,他的广告公司刚起步,业务量没上来,条件还比较差。说得余倩儿心里直打怵,以为家徒四壁呢。看到公司门口的挂牌,办公室墙上的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证照,几台电脑、打印设备一应俱全。余倩儿就笑了,然后转过身,对着正在饮水机上接水的杨双全说:“你的办公条件不差呀?”杨双全憨憨地笑了。然后就带着余倩儿去吃饭。饭后杨双全就把自己的住处,让给余倩儿,自己住办公室沙发。

余倩儿开始熟悉业务。杨双全带着余倩儿去拜访已有的几家客户,又带着她熟悉新闻媒体。余倩儿头脑灵活,很快就摸索出这种广告公司的运作模式。她有美好的外在形象、有敏捷的思维,现在又有吃苦耐劳的精神。当她连续两天,穿着高跟鞋,忍着疼穿梭在客户和媒体之间,晚上回来洗脚,发现脚上起了泡,她悄悄拿针挑了。她想起和江鑫海在一起衣食无忧的富足日子,确实安逸。虽然感觉安逸,但总觉得仰人鼻息,不充实。尤其是江家父母对她的不屑,让她瞬间明白,靠自己的双手奋斗得生活才是有尊严的,也是踏实的。她就对眼前的脚疼,不当回事了。

她现在辛辛苦苦地奔波着,为一个单,要连续跟踪;为一个扣点,要往客户、媒体两头跑几次。每晚都疲乏之极,倒头就睡。她恢复了自己的自信,变得阳光。她的业务扩展很顺利、也很快。她和杨双全分别奔波在市内大大小小的写字楼里,穿梭在大街小巷里,公司业务量明显提升了。他们拥有了更多的客户资源和潜在客户信息,杨双全可以在媒体拿到更低折位的扣点,他的公司开始盈利。当季度末的简单利润表出来,看着盈利,余倩儿笑得酒窝更深了。杨双全看着这么能干、单纯的余倩儿,心里就萌生了不可言说的甜美情愫。

哪些疗法能治好羊癫疯
黑龙江看癫痫专科医院
西宁正规的治疗癫痫医院

友情链接:

无间是非网 | 网上买钻石可靠吗 | 鑫东果业 | 土木工程发展前景 | 大型挖土机 | 茅岩河漂流 | 电影下载网站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