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栗战书的女儿 >> 正文

原创臆造炒作中国的巴顿-dx.pjw.gov.cn

日期:2018-1-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原创]臆造+炒作=“中国的巴顿”

说出来肯定招人不待见,我最最厌恶什么“中国的巴顿”、“中国的西点”一类的叫法,显得那么的没有自尊,那么的下贱。本文就说一说这个所谓的“中国的巴顿”。“中国的巴顿”是谁,百度上铺天盖地,说的是钟伟将军。为什么是钟伟将军?因为传说中的巴顿是敢于犯上又经常暴粗口的,而纪实文学《雪白血红》中对钟伟的描述也是既犯上又暴粗的,不信你看下面这段:三下江南时,林彪命令5师进至长春路东,配合1纵消灭大房身约一个团的敌人。3月9日,5师到达靠山屯西南。夜间行军,白天睡觉。黄昏起来准备赶路,听见西南姜家屯和王奎店那边乱哄哄的。一侦察,是87师262团两个营。钟伟说打,有人说咱的任务是去大房身。钟伟说:什么娘卖X的大房身,送上门的敌人给我打!不知是借鉴,还是抄袭,在《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一书中,也有着类似的描写:此时,林彪又来电,命五师速至大房身。钟伟将军以拳击桌曰:“我是师长,我说了算进的的命令,是基于“靠山屯有敌4个团不便打”的敌情,然而待5师进到靠山屯附近时,敌人已经不再是东总敌情通报中的“有敌四个团不便打”,而是战志不坚定、部署不周密的仓皇退却之敌,已经是便于打了。这便是林总所说的“具体情况”。3月9日13时半,林彪、刘亚楼给5师的电报中,有“如小敌出来则单独歼灭之,如大敌出来则望引到靠山屯以西待主力到后歼灭之”的指示。这个指示的精神,又是一个“具体情况”。当然,如何把握这些具体情况,这便要考验一个战地指挥员的大智大勇了。而在这个考验面前,钟伟无疑是合格的。他把握准了这些具体情况,又本着“林总本日电示机动作战寻机歼敌之精神”,在及时将这一新情况上报尚不知此情的东总的同时,积极捕捉战机,临机决断,这正是林总所要求的,这能算是犯上吗?5 师第二次“违令”,违的是3月9日16时和19时要求其继续东进的电令,可当这一命令传到5师,却已经是5个小时后的21时了。这时,该师已按照既定部署于三个小时前的18时全部展开,且14团已进入战斗,就是想执行命令,也不仅难以按时到达指定位置,而且必然放跑已抓住的敌人,前功尽弃。东总16时下达命令时,估计尚未收到5 师关于靠山屯附近的敌情报告,其所依据的可能仍然是“靠山屯有敌四个团不便打”的过时的敌情。此时5师如果继续按照东总5个小时前的命令去执行,那就正如林彪说的,“如执行命令,倒反错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5 师钟伟才坚持原定决心不变,并上报东总的。这也算不上犯上吧?5 师在每一次“违令”时,都将“违令”的原由与新发现的敌情向上级做了报告,于指挥程序上、于上下级关系的准则上,都合规合理,根本不像报告文学中所说的“什么娘卖X的大房身”那样不恭和不屑一顾。当其第三次“违令”,即未按东总10日下午要求其继续东进的命令而坚持原定决心不变时,很快便得到了东总的回电肯定,在总攻发起前的半个小时,更是接到林彪、刘亚楼的电报鼓励:“望大胆坚决歼灭靠山屯之敌,不要顾虑增援。在靠德惠以东有我四个师,在发现大的增援时,望可出动侧击”。这一次的“违令”,正中林彪机动歼敌之下怀,就更谈不上犯上。5师关于靠山屯之战的战报,同样很好地体现了该师着眼东总整个战役企图和“根据林总本日电示机动作战寻机歼敌之精神”积极执行命令的情况:九日十四时许我发现靠山屯敌约两个连经拉拉屯向西运动,十七时后十四团负责同志在八家子该团二营阵地观察情况,发现靠山屯方向之敌开始有一排人,嗣即人数众多及大车向南运动,当即及时报告师部,师根据情况及各种征候判断,知敌已向德惠方向撤退。师根据林总本日电示机动作战寻机歼敌之精神,研究具体任务及情况,认为八十七师已退往农安,八十八师已发觉我师位置向南撤退,按八十八师之战斗力在其退却的运动中,上下战意不会坚定,战斗部署不一定周密,我虽一个师单独出击,至少可求得追歼其一部,最低限度不会吃大亏受损失,如不追击任其逃窜,错过歼敌机会太可惜,且会沮丧士气(我师前次两下江南没打上仗,全体指战员都不高兴,都希望痛痛快快打仗,并有打胜仗的信心与坚决勇猛之精神,急欲打仗的情绪很高),也符合林总机动歼敌的基本精神,且如执行总部八日廿四时命令,经靠山屯以南继续东进则同敌人行军纵队交叉,势必被动地投入战斗,想不打仗而通过去是不可能的,如边打边走则仗打不好,路也走不成,甚至会吃亏,且不一定能依限定时间到达指定地点,执行原定任务,会弄得两下落空。经过仔细考虑研究之后,立即下定追歼八十八师的决心。总之,5师的“违令”违的中规中矩,是完全按照我军指挥原则“违令”的,这与犯上根本就是风马牛不沾边。实际上就是到了今天,集中统一指挥与积极机断行事,也是作战指挥原则中一个讲烂了的话题,我真的不明白这怎么就是犯上了?三下江南战役中,东总根据敌情的新变化,主要是靠山屯战场的新情况重新调整了作战方案,但却被某些文章说成了“师长调动指挥了东总司令”、“本末倒置”等等,这就未免太过炒作了。战斗中,上级根据更靠近一线的下级反馈回来的新情况修正作战方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任何一场战斗,都不大可能是只要战前制定了方案便无论如何都不做改变的。如果只要是根据一线基层单位反馈的情况变更了战斗方案的,便都要被炒作成“本末倒置”的话,那么,“前卫连长指挥了团长”、“侦察连长调动了师长”的情况将比比皆是了。靠山屯之战后,钟伟受到了表扬,并被提拔,这不是一些文章炒作的那样是因为他的犯上、是因为他指挥了林彪、是因为他骂了林彪,而恰恰是因为他真正地吃透了林总机动歼敌的精神,也忠实而并不机械地执行了上级的命令。好多人对纪实文学中描写的钟伟的粗口特别地感兴趣,只要说到钟伟就总会提到他的那句“娘卖X的”,好像不如此就难以向巴顿看齐,而必须有此一骂,才能更像巴顿。这是恶俗至极的炒作。每每在网上讨论此一话题,总会有人对我质问:你敢保证钟伟从没暴过粗口?“娘卖X的大房身”是人家作者听“有些老人”亲口说的。我的确不敢保证钟伟没暴过粗口。不仅不敢保证,我还认为,作为一个带兵打仗的人,暴一两句粗口很正常。任何人都不免暴粗口,就是孔圣人,谁也不敢保证他一生从没暴过粗口。但即便钟伟真的暴过这样的粗口,仅凭任何人都会有的一句粗口,应不应该如此这般地大肆炒作?对于如何使用浩如烟海的史料或伪史料,是有规矩的,但有些人江西治疗癫痫好医院偏偏不守这个规矩,他们不是公正地、全面地、去伪存真地使用史料,而是有选择地使用史料或伪史料,以达到按自己的臆想改写历史的目的。这些人笔下的人物,当然是想包装成什么样就是什么样。打个比方,假如在塑造孔子时,故意隐去其传道、授业、解惑的循循善诱,而只引用他的粗口,用不着多引,只要有那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么两三个例子,那么呈现给读者的癫痫患者需要注意的饮食方面,就不再是圣人,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无赖了。这就像一位网友说的:选择性地引用一些实例来包装某些人与事,比赤裸裸的造假更恶劣。那些把钟伟包装成巴顿的作家们就是如此,他们故意地隐去大量的史实,而突出地炒作道听途说的犯上与暴粗,这就如何合理的治疗癫痫不是纪实,而是曲笔了,何况这“有些老人”姓甚名谁又说过些什么也只有天知道呢。不同的时间和空间,是有着不同的语境的,比如对林彪,1947年的语境与1974年的语境就大不相同。1974年的时候,你就是骂上一百个娘卖X的,都不会招来政治上或舆论上的任何不利,而1947年不行,那时的东北军民,正对林总神一般的崇拜并热爱着。作为一名有着多年政治工作生涯的高级领导干部,难道钟伟不知西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道自己的一言一行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作为就战斗在林总手下的一名师长,难道他不知道骂出这样的话来将会激起怎样的公愤?又将会给自己带来怎样的压力?这对任何一个正常的人来说都是解释不通的。而从钟伟在此战中对敌情的判断,对大局的把握和对上级指示精神的领会上看,其缜密、冷静和机敏都远超班子里的其他领导。以如此既有很强的军事素养,又有很高的政治觉悟的共产党的高级将领,暴出“什么娘卖X的大房身”那种超低级没水平的语言,可能吗?只要稍微长点脑子,云南治疗癫痫多少钱就知道这样的杜撰是多么的荒谬了。(未完,下面接上)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友情链接:

无间是非网 | 网上买钻石可靠吗 | 鑫东果业 | 土木工程发展前景 | 大型挖土机 | 茅岩河漂流 | 电影下载网站免费